萧条的唯一原因是繁荣!2021年拖拉机再现分水岭!

第549期 2021-03-29 来源:大田农社|农机360网 作者:王虎
内容字号:

著名的经济学家朱格拉曾经说过“萧条的唯一原因是繁荣”,这句话闪耀着伟大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芒,中国也有“盛极而衰”、“物壮则老”等类似的话,经济周期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朱格拉周期的正确性,农机行业当然也遵循着一定的运行规律。

按正常的发展规律,一类农机会经历培育期、成长期、稳定性、衰退期四个阶段,之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周而复始,如果用图形表示就是正态分布,一边是上升,到达顶点之后是下降,目前国内拖拉机行业发展曲线正处于增长与下降的分水岭。

历史上很多的大时代是由小事件触发的,笔者认为改变拖拉机行业走向的极有可能是2021年的补贴政策。

落一叶以知秋,3月19日财政部下发了《全力做好“十四五”开局之年财政支农工作,助力乡村全面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文中明确提出“制定印发2021-2023年农机购置补贴实施指导意见,优化补贴机具分档分类,探索开展农机购置综合补贴试点,加大对智能复式高端农机产品、丘陵山区特色农业生产所需机具等补贴力度,逐步降低区域内保有量明显过多、技术相对落后的轮式拖拉机等机具的补贴额,强化粮食产后烘干成套设施装备购置补贴力度。”

笔者认为该文传递出了一种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拖拉机保有量太大了,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对拖拉机由鼓励支持变成限制和打压,国家农机购置政策是支持拖拉机产业的最大底部力量,补贴政策风向转变就意味着拖拉机行业的分水岭的到来。

2021年国内拖拉机行业也必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就是:转型升级、提质增效、行业洗牌、产业链输出。

具体看,笔者认为从2021年开始,国内拖拉机行业即将发生以下的重大变化,这将与拖拉机行业,乃至农机行业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且会影响到行业的总体大趋势,也包括每一个企业和个体从业者。

变化一:增长戛然而止,行业将陷入长期低迷期

增长可以掩盖许多不如意的事,增长也总是很愉悦的。从2004年开始,算起来国内拖拉机行业已经经历了16年增长,中间的2014—2020年是盘整期,如果没有补贴政策,在正常的经济环境下如此长时间的,且高水平的增长是罕见的,拖拉机企业和从业者早就习惯了增长,企业也习惯于在增长的环境下生长。

“萧条的唯一原因是繁荣!”,长时间的增长之后市场需要对过多的社会库存和透支了需求进行消化,所以紧接着一定是下降和萧条,从补贴系统数据看2020年国内销售了41.6万台拖拉机,属于历史新高,但另一方面又以极端的方式极大的透支了今后几年的需求,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萧条的唯一原因是繁荣”的另一个角度的诠释是繁荣期越长萧条期也越久,所以接下来得较长时间,国内拖拉机行业将处于低迷期,企业将要在黑暗中穿越凛冬,所有的企业都要做好过冬的准备。

低迷和萧条不可怕,这是经济规律,进程可以改变或压缩,但过程无法改变,但可怕的是企业的心态,国内的拖拉机企业在补贴政策的温床上已经躺了太久,许多企业已经失去了市场竞争的能力,且企业的一切经济活动都是在增长的假设之上设计的,行业一旦不增长或陷入负增长,很多企业将会由于不适应新环境新变化而惨遭淘汰或陷入经营困境。

笔者认为从2021年开始,国内拖拉机行业将进入一段较长时间的低迷期,中间还会经历国3升国4的阵痛,所以就会有“需求饱和期、转型升级期、政策消化期、排放切换期”的四期叠加。

企业要正确面对,转变心态,积极推动内部变革,以适应新的发展阶段,从进化论角度看,存活下来的企业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强的,而是最能适应环境的。

变化二:洗牌大幕开启,绝大部分企业要退出市场竞争

中国拖拉机的需求量占全球的五分之一,但中国拥有全球80%的拖拉机生产企业。

从补贴系统数据看,2010年国内有80家拖拉机生产企业,2020年超过了200家,而欧美和日韩的拖拉机企业都不超过15家,发达国家成熟市场早就完成了行业整合,原来的成百上千家企业要么退出市场,要么并入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爱科、久保田等头部企业。

国内的农机补贴政策近似“普惠制”,对生产企业基本上没有设门槛,进入和退出成本都很低,所以近几年以潍坊、宁波和洛阳为中心,新成立了近200家拖拉机制造厂,当然严格意义上讲,这些企业并不是制造厂而只能长是组装厂。

这些组装厂大多是机会导向,进入拖拉机行业的动力是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赚的是政策红利和机会钱,利润来源是高额度的拖拉机补贴,但从2020年底开始,从黑龙江、吉林、山东等省区市场,拖拉机单机补贴额度大幅度调低,据从《2021-2023年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看,2021年拖拉机的补贴额度还会降低,大马力拖拉机降幅更大,而180马力及以上则更是重点整治区,虽然新的指导意见仍没有下发,但是地方上已经响应农机化司的号召率先再次调低拖拉机的单机补贴额度了。

补贴额度大幅度调低,首先影响到的是用户购机积极性,可买可不买的用户会打消购机的念头,有刚性需求的用户会观望,想更新换机的用户会推迟购买新机的时间。

整体看,购机积极民会遭受打击,需求会萎缩,为了保持销量,消化过剩的产能,企业会价格放水,行业整体利润空间会急剧缩水,无利可图之下,没有规模优势、雄厚背景和资金实力的中小企业会被迫退出市场竞争,政策将会助力大企业大集团洗牌,2007年期间小麦机行业洗牌的一幕会重新上演,经此一役,国内拖拉机行业才有可能进入理性发展阶段。

变化三:头部企业聚焦于主航道,小品牌将隐身于细分领域

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国内拖拉机企业发展将出现分野,大企业大集团和中小企业将选择截然相反的发展方向。

一拖东方红、雷沃重工、常州东风、常州常发等大企业大集团将通过相关多元化追求规模效应,拖拉机将不约而同地成为这些企业的主业,这些企业将在大田拖拉机上展开激烈的角逐,这也就是所谓的拖拉机主航道,具体看竞争的方向将是动力换挡、CVT、无级变速、智能化、新能源、绿色环保等代表先进方向和先进生产力的拖拉机。

但大江大河不拒涓涓细流才能成其大,很多中小企业将进入细分领域和细分市场,这些市场大企业不屑于进入或短时间内没有发现,比如中小型拖拉机、轻型履带拖、果园拖拉机、山地拖拉机、水田运输拖拉机、盘拖、变形拖拉机等,整体看小企业小品牌将会成为市场的补缺者,与大品牌一起组合成品类齐全的国产拖拉机品类家族。

2021年之前,国内拖拉机行业企业采取的是同质化竞争策略,大企业追求的增长红利,小企业追求的政策红利和后发优势,但在2021年之后,随着行业利润空前的压缩,大企业追求的将是规模优势,小企业要靠差异化生存。

变化四:存量资源价值凸显,二手拖拉机迎来高光时刻

二手拖拉机的优势在于价格比新机便宜,这种优势在纯市场竞争的环境下天然成立的,但是有了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二手机的价格优势虽然仍存在,但是差距非常小,新机有30%的补贴比例,二手机的优势就微乎其微了,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有几百万台质量优良的二手拖拉机,这是国内二手拖拉机交易一直不活跃最根本的原因。

但这种情形在2021年之后将发生改变,二手机的高光时刻将很快到来,背后有两种新力量来推动:一是拖拉机单机补贴额度降低之后,二手机相对新机的价格优势开始凸显,二手机真正的有了价格优势;二是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对享受补贴农机处置政策的放宽,知情人士透露,新出台的补贴政策对新购买的农机用户有完全的处置权,不限制时间和地域,如果这一政策能落地,就意味着有更多的高品质的二手拖拉机进入市场交易,购买二手机的用户会增加,二手拖拉机的交易量会水涨船高。

二手机市场的豹变也将拉去几个衍生细分行业的发展,比如拖拉机大修、拖拉机再制造、共享拖拉机、拖拉机租赁、拖拉机配件、金融、保险、二手机出口等,二手机的繁荣带来的是后市场时期的到来。

变化五:产业链由发散变成收缩,产业集群力量将更加凸显

山东潍坊、河南洛阳、浙江苏锡常宁为中心的区域已经形成了国内最大的三个拖拉机产业集群,其中又以山东潍坊实力最强,国内有80%的拖拉机企业分布在以潍坊为中心的区域。

笔者观察到,近几年国内拖拉机行业的一个很重大的变化是生产由这三个产业集群向全国扩散,很多省份和地方将拖拉机作为培育当地农机产业的支柱,每个省都有几家重点扶持的拖拉机企业,比如湖北京山的三雷重工、河北的铠特等。

笔者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新疆和黑吉辽三省的拖拉机企业,黑龙江目前有十几家拖拉机生产企业,主要是近五年时间组建的,吉林也有近十家,东北值得关注的是骥驰,2020年销售了5000多台,另一个是吉林顺昆电动车有限公司的“废铁”牌拖拉机,“废铁”2行玉米机连续3年国内占有率第一。

随着拖拉机行业拐点到来,国内投资拖拉机的热情也将快速退潮,国内拖拉产业资源分布也将由发散变为收敛,制造资源将由没有配套优势和规模优势的地区向产业集群、产业集群聚区收缩,届时产业集群的规模优势和协同优势会更加明显。

笔者比较看好内部自制能力强的产业集群,尤其是真正掌握核心技术优势,且有发动机、传动系统、液压系统、智能控制系统自制能力的产业集群和大企业大集团。

后期国内乃止全球的拖拉机行业竞争,也许是大的产业集群和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产业集群和单个的大企业大集团之间的竞争,目前潍坊地区亟待由产业集聚变成真正的产业集群。

变化六:竞争倒逼国产品牌开启真正的全球化。

如果国内市场足够大且持续繁荣,国内农机企业就没有走出去的意愿,毕竟没有人会傻到舍近求远。

但是随着政策的剧变和国内竞争的加剧,不想退出竞争的企业就会被迫着迈出国门走向全球市场。

国内大市场可以帮助国产品牌完成原始积累,但真正的全球化应该是在国内市场不景气的时候企业才会有动力,被动的国际化在欧美、日韩国家的拖拉机企业身上都经历过。

目前国产拖拉机品牌全球化还面临着一个千年难遇的机遇,这就是全球范围内的新冠疫情。

中国是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而国外感染人数每天仍以25-30万的速度在增加,疫情影响了跨国公司全球化的生产组织和销售,疫情也摧毁、打击了一些国家的农机工业,所以2020年下半年开始,国外市场对中国造农机和配件出现了强烈的需求,很多出口导向型农机企业订单爆满,产能达到极限,生产出来的产品最头痛的是拿不到足够的货柜和集装箱。

强大的销量会造就强大的品牌,国产中低端农机具有强大的性价比优势,只要国外客户使用,就会形成强大的口碑效应,再加之有国家品牌的背书,国产农机的美誉度会不断的增强,有了强大的销量,国外的配件体系和服务网络也会建立起来,届地中国造农机可以以产业链整体的形式走出国门走向全球市场,从而在全球农机产业中真正拥有中国农机产业的地位。

结束

未来已来,只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国内拖拉机行业剧变将至,企业需要赶快离开补贴温床,随站新的补贴政策落地,行业淘汰赛将打响,这次企业争的不是占有率大小,而是最后的生存权。

文章关键词: 拖拉机 市场
如本文内容涉及版权或真实性问题,请与本站编辑部(tougao@nongji360.com)联络。新闻热线:010-62278600/62276900。责任编辑:孙雪珍。

作者介绍

王虎
大田农社
大田传媒 大田电商 大田金融 大田保险 大田物联 大田信息
大田传媒旗下
农机360网 中国农机商情 行业资讯大全 精耕杯 配洽会 市场研究大田直播
大田旗下网站
农机360网 农机O2O商城 信农贷 农惠通 信农保 大田滋味网 大田农资网 农机物联网
帮助中心
帮你选购 帮你询价 帮你贷款 帮买保险 帮你维权 有事问帮帮 网站地图 注册登录
关于大田
公司介绍 服务介绍 媒体报道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 客服QQ
    1716904881
  • 企业邮箱
    service@nongji360.com
  • 服务热线
    4008-360-128